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E生活坊 >西西的另类动物书写(一):香港的动物书写 >

西西的另类动物书写(一):香港的动物书写

作者:  发布: 2020-08-05 分类: E生活坊 阅读: 299次 

本文原为〈猿猴能说话吗?:西西的另类动物书写〉,刊于《「牠」者再定义──人与动物关係的转变》(三联,2018)。标题为编辑拟定。

本文初稿〈西西《猿猴志》与香港动物书写〉曾在2015年「战后马华、台湾、香港文学场域的形成与变迁」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发表,感谢许文荣教授及与会者不吝指正。

香港大量出现非以儿童为对象的动物着作,[1] 是晚近十几年的事。其中有几个特点值得注意。一是文类上多以短小杂文为主,长篇散文、小说、诗等文类较少,且又多配上插图、照片,甚至摄影绘本为主,文字为副。这类作品多以轻鬆短小的形式,叙述人与宠物之情,或者生活趣味,相处点滴,如阿浓《浓猫──阿浓与爱猫共处的深情纪录》(2010)、城珠《勤妈妈,懒妈妈:十一小猫成掌手记》(2004)、周慧敏《我的猫儿子周慧豹》(2004)、文秉懿《温心老米》(2005)、陈莉敏《潮猫.愈坏愈爱》(2006)、阿包《狗狗狗,一屋麻烦友》(2011)等均属此类。

另一类则以动物摄影配以文字创作,如廖伟棠摄影、陈慧、关丽珊、石琪等多位爱猫作家创作的《猫地方志》(2004),以小说、散文、诗等书写各自的地区猫志。傅俊伟摄影、关慧玲选文的《猫猫行传》(2003)则以黑白照片展现猫的自然个性与生命历程,关慧玲以简短文字把猫和人的世界紧扣,透露出隽永的哲思。阮丽碧摄影、关慧玲撰文的《海阔天空猫一猫──南丫猫岛》(2004)写小岛的众猫相,纪录了社区动物在人类社会的求生困境。叶汉华的《街猫》(2014)是他十年来以街猫为主题的摄影结集,以镜头及简洁的文字如实呈现街猫于夹缝中倔强求生,同时也从这些城市边缘倖存者的生境中,窥见香港的另一面。

写宠物情趣的图文书及动物摄影佔香港动物出版的大宗,其中又以猫书为多,一是反映畜养宠物近年渐渐流行;二是城市生活空间狭窄,故养猫比养狗多;三是此地生活急速紧张,阅读风气始终不盛,只能以轻短为主,长篇的写作与阅读无法推展,或者只能局限在小众写作与阅读群体,还不是出版的主流。

上面提到的摄影集已多有关注社区动物的生存困境,叶汉华甚至因为拍摄街猫而投身护猫义工行列,协助推行「捕捉、绝育、回放」计划。像叶汉华一样,长期接触流浪动物的义工,历经街上的生老病死,有许多感人故事可说,许多困惑伤痛与呼喊亟需抒发,透过书写照顾流浪动物的经验,反思生命尊严、城市发展、生活步伐。吴斯翘《穿红靴的猫》(2010)以家书形式,写这只2007年上水彩园邨被截后足的受虐小白猫蓝蓝,叙述照顾蓝蓝及其他流浪猫的故事。爱明《半面野良犬》(2014)以日记形式,记录2013年拯救屯门良景邨一只烂掉半边面的唐狗阿良的曲折过程。麦志豪、Cuson Lo《让我们好好活下去》(2014)记载了十二个受虐、被遗弃的动物努力求生的故事,有轰动一时受虐致死的黄忍,有被斩右后肢、最终逃出生天的丽丽,记录这些脆弱的受虐小生命,希望更多人关注动物的生存权利,让牠们好好活下去。这些义工毕竟不是训练有素的作家,因此故事不以文字功力取胜,重点在真挚感情。

另一类不以故事或照片取胜,而专注论述的文章,先是在网路上发展,《香港独立媒体网》、《香港动物报》是主要基地,继而《香港01》、《Now新闻》等亦跟随,《明报》、《AM730》等纸媒也出现动物议题专栏。这些报刊文章多半有时效性,多与当时社会上有关动物的新闻热话有关,内容具话题性,目的在引起社会大众关注城市动物的处境,具议论与教育功能。议论性质的动物写作成书出版者不多,二犬十一咪、阿离、 阿萧的《动物权益誌》算是较具规模的出版。[2]

比起台湾或中国大陆,香港严肃作家相对较少参与动物写作,[3] 在这样的背景下,西西2011年出版的《猿猴志》[4] 便饶有意义。一如西西近年的着作,《猿猴志》也是一部庞杂的书,有猿猴百科的知性部分,也有西西和何福仁对谈的文学、哲学、文化与历史部分。出入于浩瀚庞杂的资料之中,西西举重若轻,写资料如说故事,以说故事人的笔触,为「一直受歧视的生命说话」[5],以博学与文学的面貌呈现猿猴的遭遇。一直以来,论者都把《猿猴志》放在「西西作品」的脉络下看,却很少认真把它放在动物书写/动物权益的脉络下讨论。事实上西西自己明白表示这书是要为猿猴请命,[6] 若循此角度,则它又与一众倡议动物权益的书写颇为不同,不独写作策略上分别很大,客观效果也颇不一样。我们可以说,《猿猴志》在文学写作上非常西西,正因如此,它在动物书写上便显得别树一帜。

【〈西西的另类动物书写〉全部文章(共四篇)】

注释

[1] 这里的动物着作排除八九十年代佔香港动物书出版大宗的饲养、训练、百科类书籍,也不限于严格意义的动物文学,而泛指以动物为记述中心,关注动物生存状态,或抒情或记事,或图文并重的作品。

[2] 据该书的网上简介,书中内容以二犬十一咪主持的网台节目Animal Panic为基础,加上阿离及阿萧两位的资料搜集补充写成。二犬十一咪、阿离、阿萧:《动物权益誌》(香港:三联书店,2013)。

[3] 香港与台湾、中国大陆三地在动物写作方面的不同发展,自有各不相同的地理与历史文化因素。台湾除了有香港读者比较熟悉的刘克襄,还有在这範畴耕耘已久的廖鸿基、沈振中,以及结合自然科学与动物知识的徐仁修(自然生态)、李淳阳(昆虫)、黄美秀(台湾黑熊)、游登良(海洋及野生动物)等,而且一直后继有人,朱天心、吴明益、黄国峻、骆以军、房慧真、陈雪、隐匿等文学作家与诗人,都参与写作,结集《台湾动物小说选》(黄宗慧编,台北:二鱼文化,2004)、《放牠的手在你心上》(黄宗慧策划,台北:本事文化,2013),以及黄宗洁结合作品分析、时事评论与伦理思考的专着《牠乡何处?城市.动物与文学》(台北:新学林,2017),都显示队伍的日渐壮大;中国大陆则自五四新文学运动来,有丰子恺、梁实秋、沈从文、老舍、叶圣陶、吴藕汀等写与人亲近的动物,八十年代开始出现关注自然生态的作家,如徐刚、刘先平、方敏、郭雪波、李青松、哲夫等,二十一世纪则有贾平凹、姜戎、杨志军等陆续加入,而沈石溪、金曾豪、牧铃、乔传藻、朱新望及黑鹤等则专注创作儿童动物文学。相较之下,香港参与动物写作的作家非常少,作品也不多,除了上面提到的《猫地方志》(香港:文艺复兴工作室,2004),还有较积极投入动物写作的本文集另一位作者张婉雯的《我跟流浪猫学到的16堂课》(香港:青桐社,2009)。

[4] 西西:《猿猴志》(台北:洪範书店,2011)。下文引用直接在文内标明页码,不另出注。

[5] 西西接受《中国时报》访问,就坦白承认过去写作从不管读者,但这次不同,「是为那些在人类发展上受歧视的生命说话,希望让更多人了解猿猴,尊重生命,珍惜自然环境。」见林欣谊:〈拍猴写猴缝猿猴 西西就爱简单〉,《中国时报》,2011年7月25日。

[6] 西西在接受黄静访问时说:「现在不止种树了,而是为牠们请命!(缝熊和猴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与呼唤?)是玩具,又比玩具多一点。我写他们,介绍他们,到人们遇到牠们时,多理解牠们的需要。一切回到基本。」见黄静:〈答问西西:末世缝猴〉,《信报财经新闻》,2011年7月20日,页37。廖伟棠在一个座谈会上也说过这是一本争取动物权益的书。见卡夫卡:〈座谈剖析《猿猴志》花花世界 廖伟棠:西西拥有「猴道主义」〉,《信报财经新闻》专栏「圈来圈去」,2011年10月4日,C02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站长推荐
八八节关心爸爸的泌尿健康
八八蟠桃圣会三献大典张副市长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
八八风灾后,如何与山林相处?
八八风灾部落居民:只剩一口地也不愿放弃家园
八分之一机会共享品牌最速荣耀!McLAREN推出650SSpiderNurbur
八十三岁的她用生前葬礼告诉你「世界很大 不必人人爱我」
八十余载从“追赶”到“引领” 湖南轨道交通“驶向”全球
八十八佛无比庄严圣像全图!太难得了,看到的都是有大福报之人
八十八佛精美图文(收藏版)
八十后办银髮模特儿公司 展夕阳金辉
最近发表